:)

底层.

生日快乐

*真人预警

*激情脑洞产物

_

场地外已经零零星星来了些人,你拿着准备好的荧光手环和手幅匆匆赶到。你看了看周围,平日里并不活跃的你此时也没见到熟人,大家似乎是组织一起来的,早就嘻嘻哈哈聊成一片。你低下头,打算再仔细检查一遍生日会门票的位置。你忽然发现一旁临时放置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那人戴着顶黑色渔夫帽帽檐压的极低,加上快遮住半个脸的口罩,你几乎不能看清她的眼睛。她就坐在那,偶尔拿起手机看看,或者喝几口手上的奶茶。你看到她手上戴着和你一样的荧光手环,心里一热过去找她搭话

“你好,那个…你也是来参加秦岚的生日会的吧”

“嗯,我是”

“你也是一个人来吗,这里我不太熟一会待会我们能一起进去吗”

“好啊”

她抬头看你只露出一双眼睛,她弯了眉眼好像是对你笑了笑。你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来,但很快就被压了下去。你满心都在为找到同伴而欣喜,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对方聊起了天,她也回应着后来偶尔和你开个玩笑。你隐约能感觉出对方话语中藏不住的喜悦,你想了想觉得这也不奇怪。

“对了,你的座位号是几号啊?”

她没有看手上的票几乎下一秒就回答道

“53”

“我们连着唉,不过之前我超想要你这个座位号的…”你心里一惊,赶紧止住了话,看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才松了一口气。

那边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你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该入场的时候了。你有些兴奋的想要过去

“待会,稍晚点去也没事”

身后那人突然发声,你望向那片人群,想了想还是和她一起到了快最后才入场。

灯光打在台上,工作人员在场内穿梭忙碌,只是还没见主持人和秦岚的身影。她坐在你右手边的位置,自入场后,她便很少说话拿着手机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你也不觉得无聊,凭着你自来熟的性子和一边坐着的姐姐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观众席的灯光暗了下来,聚光灯打向台上,主持人出来说了几句活跃气氛后宣布了活动开始。你注意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手机,聚精会神的望向台上。

音乐响起,秦岚穿了一身白色礼服款款出场。

“大哥出场自带BGM啊”

你笑着调侃了一句,左手的姐姐给你逗笑了起来,她却没动静。你不禁侧过头看向她,昏暗的灯光下使你更看不清她,你忽然发现她的鼻梁很高,微卷的睫毛也很长,她静静看着台上的秦岚,眼里好像有光在闪动。耳边传来秦岚的歌声拉回了你的目光,你从第一句就听出来这是王力宏的《唯一》你接触这首歌是在之前吴谨言发布的弹唱视频,想到这里,你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起来。

一曲结束,之后是互动和游戏环节。互动环节上秦岚回答了几个粉丝的问题,好几句话让你湿了眼眶,你左手的姐姐说话也带着哭腔,而她依然一语不发。

到了送礼物的环节,主持人开始让秦岚抽座位号上台领礼物。秦岚第二个选了53号,你刚想出声恭喜她,可你隐约在主持人报出座位号后听见她低声说了句什么。她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四周的人也开始往这边投来视线,主持人开始催促还没上台的人,只见她抬手往上拉了拉口罩起身走向台上。台上的秦岚递给每一位被抽到的粉丝准备好的礼物然后给了她们一个拥抱。时间费的不多,这一节很快就结束了

“你运气怎么这么好啊”

“没办法”

你听她的语气都有点上挑,自己只能在一旁愤愤的羡慕嫉妒去了,你突然想起来拿出手机打开了微博,你一再刷新关注那一栏却依然还是原样,你在心里安慰自己锁了手机屏幕,把目光投向前方。

活动不久到了尾声,大屏幕上开始放起友人的生日祝福,秦岚握着话筒一瞬不瞬的看着大屏幕,此刻看的专注的却不是她而是你。她拿着手机在屏幕上敲字,你注视着台上的大屏幕,期待着。直到最后所有人的声音汇成一句生日快乐,你还是没有看见那个你期盼中的身影。你垂下头找她搭话

“你是哪里人啊?”

“四川的”

对方突然蹦出的四川话惹得你一个忍俊不禁

“我也不是上海的,你现在住在这吗?”

“没”

“那你一会要赶回家?”

“不用,我去找我对象”

听了这话,你选择偏过头不再说话。

活动结束后散场,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场,你将一旁的物品收拾好也打算离开。她先你一步起身,朝你晃了晃手上的小玩偶,另一只手把刚领到的礼物盒递给你

“这个我拿去了,这其他的就送给你吧”

“啊…?”

你懵在原地刚想婉拒,只见她把盒子往你怀里一塞,冲你笑了笑

“拿好了,再见啦”



你收拾好一切倒在床上,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瞄了眼手机上接近十二点的时间,正准备放下却还是点进了微博。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往下滑动最后松开,加载的小圈在屏幕上转动,随着一声提示音眼前的界面出现了一条刚刚秦岚发的新微博,图片是两人的自拍,看不清周围的环境,秦岚换上了宽松的白色T恤,另一个人站在她身后像是刚回头,向这边微微一笑








「  我的小猴儿说  “生日快乐” 」



-

秦小岚生日快乐啊!

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童话au

*微ooc


_



“珞珞,过来”


小公主正扑向停留在茉莉花上的蝴蝶,她拍了拍沾染了泥土的小手,蹦蹦跳跳的跑向王后。王后轻轻将小公主抱到腿上,递给她一把小臂长的木剑。王后将小公主鬓边的碎发挽至耳后,柔声说


“我给珞珞讲个故事怎么样?”







在每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家,国王勤政爱民,王后待人温和,国中百姓自然也是安居乐业。


这日清晨,一个女婴呱呱坠地,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这座王国的第一个公主。她有着雪一般的皮肤,和一双璀璨如黑曜石的双眸,那双眼睛只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国王为她取名为“容音”


公主从记事起,这个小骑士就一直在自己身边。小女孩比她矮了一个头,最常说的话却是


「保护公主是臣的责任」


每次看到她拿着那把和她身高仅差一些的铜剑,大清早撑着朦胧的睡眼站到她面前的样子,总是能让她笑弯了眉眼。


公主和小骑士躺在后院的草地上,小骑士轻阖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公主将刚摘下的茉莉花轻握在手心抬手举过头,一片花瓣从缝隙中滑落,乘着微风落在公主的胸口


「璎珞,你说王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应该像陛下一样英俊、身手卓越。」


不论问多少次,公主总是得到这个答案


「那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臣会保护公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这个世界,王子从恶龙口中救出公主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好像已经成了传统。每当公主不开心闹脾气的时候大家总是会说


「公主这样可就没有王子喜欢了」


或者


「挑食的公主是没有王子喜欢的」


公主只好乖乖坐回椅子上,继续将她最不喜欢的红萝卜放进口中。当公主向身边的小骑士抱怨她有多讨厌红萝卜的时候,小骑士会说


「这是为了公主殿下的身体着想」





终于到了公主成人礼的那一日,公主穿上精致的礼服和应邀而来的宾客谈笑。忽然本来澄澈的天空被密密麻麻的黑云遮盖,整个王国被无边的黑暗吞没。小骑士不动神色的站到公主身旁,公主转过头,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能够到小骑士的肩膀。


她已经拔出了那柄御赐的长剑,紧蹙着眉看向那一团黑云


「璎珞…」


「没事的公主殿下,臣会保护公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小骑士微微勾起嘴角卸下了方才的戾气,像从前一样柔声向她承诺道。


公主回头看向那片黑云,她发觉她好像不想离开了。


伴随一声刺耳的长啸,一头巨龙从云后出现,猩红的双眼紧盯着这一方,嘶吼着挥动双翼向这边飞来。公主下意识握住了身边人的手,源源不断的暖流从手心处汇至全身


小骑士捏了捏她的掌心,随后松开手,大跨步向前将公主的身子挡在自己身后


「信我」


公主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觉得鼻子一酸,伸手将眼前人轻轻环抱住


滚烫的液体断断续续的滴落在她手背上,公主微微一愣,她哭了吗?或许吧。







公主被恶龙带到一个高耸悬崖上的山洞,山外一圈布满了各种结界和猛兽。公主坐在一张精致的床铺上呆呆的看着眼前这条龙,她发现它好像和故事里不大一样


龙已经化成了人形,坐在桌前磕着瓜子。偶尔瞟她几眼,但更多时候在同坐在一旁的女子聊天。那女子看起来温温和和,看到公主在看她便来和她搭话


「公主想喝茶吗」


公主还没缓过来,也没应答。


「公主不用害怕,我是璎珞的姐姐」


公主终于有了反应,她又想起那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还挣扎着起身向她这边爬来的身影,泪水涌上她的眼眶,一颗颗金豆子毫不怜惜的砸了下来


「哎……哎哭什么哭什么…阿满你看她,你别哭了好不好,我给你唱戏怎么样?」


魏璎宁走过来拍了拍公主的背安慰道


「别哭了啊,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宁馨儿唱戏可好听了」


看到公主止住了哭声,高宁馨认命似的咿咿呀呀的给她唱起了曲子





几个月过去了,终于有人闯上了山。这时公主正和一人一龙研发新口味的糕点。突然有人大喊,一个人影随后出现在洞口前,身后隐约跟随了一大帮人,他们却只是在山门那踌躇不前


公主一眼认出那人来,急忙跑到她身前。小骑士的盔甲早已残破不堪,脸上也挂着一条条狰狞的血痕,额边鲜血顺着脸颊滑落向地面,血珠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猩红的血花。她将公主紧紧箍在怀里,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哐的一声,长剑倒在地上,眼前人支撑不住身体软了下去,最后保持了一个单膝跪地的姿势,小骑士讨好似了拉了拉公主的手,冲她扬起一个笑容,就像以前一样。


「别走好不好」


公主蹲下身子将她拥入怀中,小声啜泣,她感觉她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知道,她在害怕。害怕她会再一次离开自己,害怕自己再一次失去她。她低声近似恳求她


小骑士没有回答,她的声音轻轻的,回荡在公主耳边








「臣会保护公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不过,公主你看…」



「你的王子来了」












“最后王子带走了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公主…不,王后终于给小公主讲完了这个故事


“那小骑士呢?”公主眨巴着眼睛问道





“故事的最后啊,王子带走了公主,只是那个说要永远保护她的小骑士,却再没回来。”


自我介绍/令后



*现代au


*永琮视角


———————————————————————



我叫魏永琮,今年已经五岁了。最喜欢的是甜甜的东西和家里的小猫 ,这个坐在沙发上认真读剧本的,就是我的妈妈魏璎珞。听同学的妈妈说她好像是个大明星,有很多人喜欢她。我也喜欢妈妈,虽然她平时总是不在家,不过她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我最爱的巧克力



“魏永琮,你在嘀咕什么呢,过来把这杯牛奶先喝了再去上学”她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机还拿着一大杯温牛奶


我咂咂嘴,只好接过几口快速咽下肚。心想:要是不要求我每天都要喝两大杯牛奶就更好了。



这天晚上,妈妈和明玉姑姑一起来接我放学。明玉姑姑开车,我就坐在妈妈腿上读故事书。妈妈和明玉姑姑聊着天,偶尔低头问我哪个人物怎么样了,又或者侧过头看向车窗外一言不发。今天回家的路好像不一样,我一心沉浸在故事里也没在意其他。


妈妈和明玉姑姑带我到了一个小区,妈妈今天看起来好像有点不一样,可惜我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被妈妈拉进了电梯。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妈妈却站在那没有动作,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妈妈握着我那只手掌心有些湿濡,明玉姑姑回头扫了妈妈一眼没说什么。


妈妈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漂亮阿姨。那是我见过的除了妈妈以外能把白衬衫和淡蓝色牛仔裤穿得很好看的第二个人


“永琮”


妈妈拉了拉我的手,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马上对着漂亮阿姨来了一段热情洋溢的自我介绍,她看着我有些发愣


“永琮很乖呢,我叫富察容音,很高兴认识你”


我感觉她的声音到最后有些颤抖,或许是错觉吧


她随后招呼了我们进去坐下,给妈妈和明玉姑姑端了茶


“永琮是要橙汁还是牛奶?”漂亮阿姨的声音轻轻的,像软软的棉花糖。


我赶紧趁着妈妈没说话回答她橙汁,一大口酸酸甜甜的橙汁进肚,心里直接就给这位漂亮阿姨打了一百分。


她们三个在厨房准备晚饭,我就在客厅看动画片。吃晚饭的时候,她们多数在聊,看着桌上美食,我则是吃得不亦乐乎。我总能看见漂亮阿姨在看我,我不好意思的端坐好收敛了些。饭后过了一会,明玉姑姑就把我拉回家,妈妈没有想走的意思。我也没有多问,明玉姑姑在安全出道口接电话,我在门旁系不小心松开的鞋带,鞋带弯弯绕绕的缠着,害我花了半天才系好。看着端端正正的两个小蝴蝶结,我满意的起身刚想迈步离开,身后房里传来妈妈的带着哭腔的请求,在四周的寂静中格外明晰,声音里掺揉着许多我形容不出的复杂情绪,我听见她说


“这次不要再离开了好不好”




第二天妈妈就带着漂亮阿姨来了家里,手里还拉着一个小行李箱。我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的询问妈妈“漂亮阿姨要来和我们一起住了吗?”妈妈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往我额前一敲“什么漂亮阿姨,喊妈妈”


漂亮阿姨瞪了妈妈一眼,往她手臂上轻轻一拍责备道 “璎珞,你这怎么下手没个轻重” 随后蹲下来问我“永琮怎么样,痛不痛?”我虽然已经习惯了妈妈这个敲额头的动作,还是接受了来自漂亮阿姨的关心,赶紧摇了摇了头。妈妈似乎不满的偏过头


“这才刚见面几次呢,我就说姐姐更爱永琮,回来以后张口闭口就是他,都不关心关心我”


“好啦好啦,我最爱你,幼不幼稚啊你…”


漂亮阿姨保持着下蹲的动作,笑着安慰似的拉了拉妈妈的手。妈妈看起来很受用,勾起嘴角,俯下身子在漂亮阿姨脸颊上落下一吻


“璎珞…孩子还在这呢”


漂亮阿姨红了耳根瞄了我一眼,妈妈已经拖着行李箱一路小跑进了卧室留下一句“反正以后他也要经常看到,让他提前适应下”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看向躺在落地窗旁晒太阳的小猫,莫名有种以后我只能和你 “相依为命” 的想法从心里萌生出来



就这样,我有了两个妈妈,不过妈妈非常厚脸皮的要让我喊她爸爸,说什么因为我和她姓魏,别的小朋友都是那样的,还用了三盒巧克力作为奖励,我魏永琮才不是因为巧克力才同意的呢



最后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魏永琮,今年五岁了,我右手边安静看书的是我的妈妈富察容音,她声音好听,长的好看,还会给我读故事书,妈妈一定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我左手边一晚上各种努力想要把我抱到一边的,这位同样长的好看的,是我的爸爸魏璎珞,虽然她有时候很幼稚,不过她很爱妈妈和我。我不喜欢牛奶,喜欢甜甜的东西和小猫,当然我最爱的,是我的爸爸和妈妈。


——————————————————

选了永琮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见过爹娘脸的!

其实是演员x作家 不过好像没多大关系

永琮是姐姐生的哦 怕可能因此产生一些误会

不用在意我的以上这些废话其实hhh


考试前几天总是很有动力写文呢(溜)


当魏姐遇上吴谨言



ooc预警/无脑沙雕脑洞/超短






长春宫第一忠犬:皇后娘娘最棒了


吴谨言:山风姐姐最棒


长春宫第一忠犬:我皇后娘娘跳舞超好看(瞪)


吴谨言:跳舞山风姐姐也会,她唱歌可好听了,你皇后娘娘会吗(挑眉)


长春宫第一忠犬:怎……怎么不会,容音会的可多了,我的字都是她手把手教的,容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吴谨言:那有啥了不起,山风姐姐会说东北话


长春宫第一忠犬:……


吴谨言:嘿嘿嘿,这不会了吧


长春宫第一忠犬:我能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说「我心悦你」,你能吗(得意)


吴谨言:……


长春宫第一忠犬:我能想亲就亲皇后娘娘,我还能……


“魏璎珞!”


富察容音赶紧出声打断,再纵容她继续说下去,不知道还要说出来什么没羞没躁的话。


魏璎珞眼尖瞥见富察容音发红的耳根,心想着自家娘娘怎么这么可爱,恨不得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她。看了一眼一旁不知站了多久的秦岚,再看一眼身边红意早已漫上整张脸还故作镇定的吴谨言,啧了两声,丢下一句 “真没出息” 就快步走向自家娘娘


吴谨言哪里还管的了这些,满心想着 「这山风姐姐刚才不会听到我们讲话了吧」心虚的瞄了眼秦岚,磕磕巴巴半天讲出 “好巧” 两个字,秦岚只是笑着说 “小猴儿你咋这么可爱”




“璎珞你别老是欺负谨言”


“我哪有……”


“娘娘”


“嗯?”


“唱歌给我听好不好,我都没有听过你唱歌”


“现在?”


“其实,不一定要现在,我们晚上有的是时间”


不待 / 海风


真人预警/流水账/超短/第三人称视角




——————————————







“冗长的黑暗里,你是我唯一的光。”





眼前是亮白的纸,混着密密麻麻的荧光笔标注。我下意识揉了揉眼角,一只手从上方挡在面前的剧本上


“看挺久了休息一下,注意劳逸结合,喝点”


我接过保温杯,还带着余温的液体滚入喉咙,口腔中回荡着淡淡的茶叶香


“谢谢谨言”


吴谨言用手上长剑剑柄往我头上轻轻一敲


“没大没小”


“不就大我一个月……哎…哎…谨言姐,错了错了”


吴谨言刚张口想说什么,一个电话适时打进,只好“放我一马”


我瞄了一眼来人,急急忙接起电话


“姐姐,怎么了?”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温柔声音,总是能让心柔软下来


“没没没,不是这个意思”


“不逗你了,我刚下飞机,待会去接你啊”


“怎么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突如其来的热情


“什么?”


“我待会位置发给你”


挂了电话,回头撞上吴谨言一个玩味的笑容,她冲我挑挑眉


“男朋友?”


“女朋友…”看到对方脸上一瞬闪过的异样神色,我只好心里叹一声,低头不自然的看向别处


吴谨言走过来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对我笑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


“那我可要好好看看,谁把我可爱的小妹妹拐跑了”





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回头果然看见她。秦岚散着发,戴着顶黑色鸭舌帽外面披着牛仔外套,朝我走过来。我跑过去,抱住快一个月没见的秦岚,她只是笑笑,也抬手抱住我


秦岚和几个偶遇的熟人聊起来,我向四周探探,吴谨言和谭卓正朝这边走过来


对方显然也看到这边


“那不是秦岚?”


谭卓拍拍吴谨言的肩膀


“你皇后娘娘来了,不过去请个安?”


吴谨言停住脚步,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我


秦岚也注意过来


“怎么过来不和我们打声招呼?”谭卓快步走过来,吴谨言紧跟其后


“接她……”秦岚往我这看了眼示意


“谨言,好久不见。”


“秦岚姐”吴谨言回敬了一个得体的笑,


“好久不见”


导演走过来打破接下来的一阵沉默


“待会还有一场谨言就杀青了,今晚我请客一起为谨言庆祝下”


“谢谢导演……哎,秦岚你刚好和我们一起吧”谭卓兴奋的朝秦岚发出邀请,秦岚刚想张口被吴谨言打断


“一起吧”她朝秦岚眨眨眼睛


“好”




吴谨言正和一堆工作人员和演员道谢、合影留念,情绪并不高涨。我走到秦岚身边,见她微牵嘴角望向那边


“她又要哭了”


我在她眼底,好像看到了与以往不同的,我之前从没见过的光



包间里,秦岚到外面接了个电话,我抿了口玻璃杯里的饮料。吴谨言就坐在我右手边,她向我这靠了靠,话里带着微醺的酒气


“秦岚……”她顿了顿,好像没想出合适的形容词


“你爱她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突然的一问吓到了,原以为能够脱口而出的字,此刻却硬生生卡在嗓子里。当初我和前任分手,之后就遇见了秦岚。能感受到她对自己同旁人的不同,虽然不知道缘由,但还是欣然接受,时间一长不记得怎么就在一起了


她也没等我回答,牵起一抹自嘲的笑接着说


“她很好,记得好好对她。”





回家后,秦岚靠在沙发上,手中遥控器不停的换台,视线冷冷的向着前方


“听说谨言这次演了一直想要尝试的打女,有什么感受?”电视屏幕终于停止闪烁,停在了吴谨言的节目采访


拿着话筒的人游刃有余的回答着,完全褪去了当初的青涩。


她轻轻的喊了我的名字,我看向她


“我明天就走了”


语气里含了太多我琢磨不透的未知,我预感到这似乎代表什么,心跳像空了一拍。




秦岚走的时候,还是带着她来时带着的那个小行李箱。这个房子里关于她的,只有几件衣服,两只她们一起买的玩偶,和埋在抽屉里的几张电影票根。她站在玄关那说了句再见,拉上门离开。估摸着是第二天,随着手机提示音的响起,三个字静静躺在我与她的对话框里


「分了吧」


没有其他修饰的词,也没有其他解释,就像我和她一样。




关于秦岚最后的消息,是半年后她说要一个人到国外去旅旅游,放松一下心情。吴谨言接了几部剧成为圈内炙手可热的女演员,不过之后找了个圈外的男朋友,听说最后也没成,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


我没什么变化,还是不停的接戏、拍戏,努力生活,有时候闲下来,羡慕下秦岚晒出的生活。


原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直下去,有天助理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赶紧看微博,我看着热搜榜上第一位的“秦岚恋情”,内心出乎意料的平静,随后跳出来的是秦岚半个小时前分享的图片


图片里,紫色红色的晚霞映成一片,两旁树影和建筑朦朦胧胧,秦岚随意披散着微卷的长发,穿着白色的吊带裙,吴谨言只是搭配了简单的白衬衫,背后扎起丸子头。只是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













「海风正好,正好等你。」




——————————————


原定是be,私心还是改成了he😭


祝大家节日快乐❤



























假如吴谨言看了《余生为期》

真人预警!


是看了《余生为期》后的脑洞/轻度ooc注意/辣鸡文笔/无脑甜/超短



————————————————


光从紧掩着的窗帘的缝隙里偷溜进来,吴谨言先醒了过来。


抬手揉了揉眼睛,一旁人不安分的侧了身避开了刺眼的光线,一只手自然搂住了吴谨言的腰。


完全清醒过来的吴谨言小心翼翼的坐起身,靠着床头,百无聊赖的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切换小号,一气呵成。


进到许久未来的“海风cp”超话,刷了刷发现超话里全在推荐一本叫《余生为期》的小说。自己看小说的最后记忆停在好几年前,耐不住好奇心,将信将疑的点进了这部小说的第一章。



秦岚隐隐约约听见一些声音,好像是笑声?


被吵醒的秦岚略怀不满的睁开眼,只看见吴谨言抱着手机,痴痴笑盯着手机屏幕,连自己醒了也没发现。


此时的吴谨言,只恨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个宝贝小说,满心想着“国家欠我一个萧阿姨”反应过来时,心虚的瞄了一眼应该正在熟睡的自家女朋友,两方视线却撞在一起,秦岚此刻正微蹙着眉,盯着自己看


“岚岚……你…什么时候醒的”被捉个正着的吴谨言连声音都发虚起来


“刚刚,你看什么呢这么专心致志”最后四个字似乎被刻意加重了些


“嗯……小说”说完还冲身旁人晃了晃手机屏幕


秦岚抬眼看了看也没多留心,困意又涌了上来,打了个哈欠向这边挪了挪,努力伸手环住吴谨言的后颈,吴谨言轻俯下身想要去抱她,秦岚顺势起身坐在吴谨言腿上,把头埋进身下人深深的颈窝


“小猴儿,早饭想吃……豆浆配油条”


“好”


吴谨言把手机丢到一边,侧过头亲了亲秦岚的脸颊,把刚才的想法统统抛到一边,取之而上的则是满脑子的


「我女朋友真可爱」





热腾腾的豆浆下肚,吴谨言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吃饱喝足,不自觉的开始偷偷打量起坐在对面的秦岚。


秦岚正认认真真的把长条的的油条撕成容易入口的小块,不知是不是豆浆腾起的蒸气熏了眼,总忍不住眨巴眨巴眼睛,让吴谨言想起了粉丝常说的这句“山风姐姐的眼里有星星”


「萧阿姨肯定没有秦岚好看……」


秦岚扬了扬嘴角,把撕好的油条递给吴谨言


「秦岚也很温柔嘛」


[至于身材嘛……」


秦岚察觉到来自吴谨言越来越炽热的视线,此时正盯着自己傻笑


“秦阿姨”


“吴谨言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秦岚反应过来,皱起好看的眉毛,伸手就要去抓在对面笑的正欢的吴谨言


“哎……皇后娘娘,奴才错了”


见势不妙,向边上一躲,双手合十作求饶状


秦岚忍不住被逗笑起来,气刚消了一些,吴谨言不知道什么窜到秦岚身边来,像小鸡啄米一般在秦岚脸上落下一吻,轻声丢下一句话后撒腿就跑




“秦阿姨可真好看,我喜欢你”


————————————


国家欠我一个萧阿姨😭 《余生为期》真的好适合她们

另外指出吴谨言女士在情人节没有任何表示的糟糕行为!!!


最后是迟来的情人节祝福🌝,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圣诞/海风


轻度ooc/撞梗算我/辣鸡文笔/是小甜饼




————————————


“小猴儿,我到北京了。”

秦岚刚下飞机,停下脚步把手提箱放到一边,用手写输入一笔一划的给对方发着消息。

厚重的羽绒服帽子下,眼镜、围巾、口罩一样不落。今天是私下行动,赶完通告后,便马不停蹄的飞来北京,陪她过她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屏幕紧接着一亮,是对方的回复

“好,注意安全。”

秦岚不满的撅起了藏在围巾下的嘴,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刚想打电话叫车,一抬眼便看见了人群中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浑身上下和自己一样的打扮,正朝着自己挥手。

秦岚本想装作没看见那人转身离开,对方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了过来,环手抱住了自己,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姐姐怎么一见到我就要走啊?”

“明知故问!”

秦岚抬手把围巾拉至下巴,回头(自以为)超凶的瞪了身后人一眼。随后突然感觉脸颊上传来一阵软软的触感,当秦岚意识过来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着始作俑者

“吴谨言你疯……”话没说完便被捂住了嘴

“是我疯了还是姐姐疯了,这么大声喊我的名字?”

秦岚又羞又恼,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扫视下四周,周围人的目光有些已经注意了过来,下一秒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身边人紧拉着跑了起来

“现在不走,等着明天一起上热搜吗?”说完还冲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超市里,暖黄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吴谨言看着手推购物车里满满的零食,和在货架前考虑着是选草莓味还是巧克力味的自家爱人,无奈的笑了笑

“今天圣诞节,晚饭要吃些什么?”

“当然是饺子!”秦岚想也没想马上回答,顺便把手上两个味道的零食放进手推车里。

「圣诞节吃饺子?」

吴谨言总感觉有些奇怪,但看着对方期待的眼神

「管它呢。」


吴谨言严词拒绝了秦岚拿着已经空了三次的碗并可怜巴巴的提出再来一碗的请求。

“秦岚女士,你还要不要控制自己的身材,还想不想在娱乐圈继续混了?”

吴谨言伸手抢走了对方手上的空碗,认真的看着眼前人。

被拒绝的秦岚只好放弃,一路小跑蹲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正在厨房老实洗碗的吴谨言,没过多久便听到从客厅那边传来细细碎碎的撕包装声。


秦岚看着手中已经快空了的薯片,正想一次把剩下的解决干净。刚一抬手,薯片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人一把抢走,刚转过头却迎面撞上一个吻


“姐姐,薯片有什么好吃的,不如来吃我吧。”




第二天以腰疼为由请了一早上假的秦岚正躺在床上,怀念起以前那个连亲一下脸都会害羞半天的小朋友,并感叹年轻人体力真好。


————————————




圣诞快乐啊💛




回忆 【令后】

      一个想了很久的脑洞/第三视角/撞梗算我抄你/辣鸡文笔不喜勿喷


       纪念下为神仙爱情的爆肝时刻

       ——————————

       我刚年满进宫,被公公领到了长春宫,分配了个扫洒宫女的职务。听老嬷嬷说,这里以前住的是孝贤纯先皇后,但每提及那位是为什么薨了,嬷嬷们总是岔开话,以“知道那么清楚干什么”为由,打发身旁人离开,我们虽感兴趣,却也只是私下里偷偷谈论。

       虽说每天的生活都很清闲,只是打扫院落,擦拭一些宫中物品,但在这紫禁城里做事总是要认真仔细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丢了悬在脖子上的脑袋。

       院子里栽了很多茉莉花,领事公公一再强调,一定要小心照料,不能出半点差池。对这茉莉花,经常会有上头差遣下来的专人来修剪,我生性开朗的性子,没几天就和他们混的熟络了起来,便也知道了这茉莉是先皇后生前的爱花一事。看着眼前这散发着淡淡花香的茉莉,合嬷嬷讲述的故事,一时竟想象不出生活在这朱红宫墙中的那位先皇后应是个怎样的女子。

       一回我望着这花望出了神,全然不知有人靠近。

       身后传来一声温和的询问

       “好看吗?”

       我猛的回了头,看见一个衣着打扮清素的女人,头上手上不多加装饰,长着一张精致的面容,浑身散发着遮掩不住的气质。

        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我只是扬起一个笑容回答道

         “好看。”

        对方也回了一笑随后低下头不再看我,没有表示其他,转身向外走去,只是衣袖中手上转动佛珠的动作明显的一顿,却正巧被我瞧了个清楚。

       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令贵妃。想起自己当时所为,连着几天白日里提心吊胆夜里辗转难眠,这种状态一直到几天后,当初领我到长春宫的公公风风火火的赶来,笑容满面的对我讲,说令贵妃说我做事勤快,要把我调去延禧宫。一同做事的宫人都说我是撞了大运了,我对那位令贵妃也有所耳闻,是当今独占一份圣宠的宠妃,但对宫中下人却是出了名的好。虽不知缘由,还是搬了过去。

      到了延禧宫,眼前人已经换上了华贵的衣裳,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我颤颤巍巍的向前行了礼。她看了我这样摇摇头轻笑出声,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这么害怕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被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叫什么?”

      “娘娘唤奴才小容便可。”

       令贵妃握着我的手紧了一紧,唤来了身边的大宫女带我去我的房间看看。

       来延禧宫估摸着也有两个月了,不知是不是娘娘的有意安排,活比在长春宫时还要轻松,偶尔扫扫院子里的落叶,给娘娘沏沏茶,做些闲琐的小事,闲下来时照拂下院里的栀子花,还有就是在娘娘练字时在一旁研墨。令贵妃对练字一事有着不可言说的执着,每天不论多忙都要抽出至少一个时辰来,而且总是临摹着不知是哪一位大家的字,那字看起来规规矩矩,十分温顺,倒是很符合娘娘的性子。

       延禧宫里栽满了栀子,可院落边却突兀的种了好几棵的茉莉花。听娘娘身边的大宫女说这些花只有令贵妃一个人在照料,经常能看见令贵妃站在一旁望着那些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口中有时也会念叨些让别人听不懂的话,一次我正想要拿着皇上的赏赐给娘娘送去,却远望见娘娘眼里的盈盈泪光。

      长春宫是娘娘常去的地方,去前一定要换上一身素色的衣裳,摘下所有能摘下的首饰,带上一本佛经和几张练过的字,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晚上,第二天娘娘看上去和往常并无二致,只是眼尾有着不易察觉的红意。

      我越发好奇,终于一天我带着两盒赏赐的上好糕点,从那几位老嬷嬷嘴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得知令贵妃当初是孝贤纯皇后的贴身宫女的惊讶之余心里却也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来。

      又逢中秋,令贵妃却借着身体不适为由打发走了皇上早早的睡下了。正值我守夜,我坐在门边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娘娘却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只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天已入秋,渐渐凉了下来,我赶忙催促娘娘进屋。娘娘却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最后实在拗不过,只好给娘娘披了件厚重的大衣。娘娘就站在一旁望着天上的月亮不说一句话,空气都沉寂了下来,我决定说些什么打破这有些尴尬的局面,转头笑着对娘娘说

       “已经这么晚了娘娘怎么不睡呢?”

       娘娘却转头盯着我看了许久,抬头看了看月亮,又低下头说

       “你笑起来很像我的一位故人,不,不止是笑,还有很多其他地方。”

        像她吗?想当初自己会突然被调入延禧宫来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想到这,心中却突然冒出一份奇怪的落寞感。

        “是孝贤纯先皇后吗?”

       疑问脱口而出,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奴才失言,请……”

        “是。”

        这是得到了默许吗?

       我思虑再三,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个一直深埋在心中的问题

      “娘娘,孝贤纯先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思索了一番,好像回想起了什么往事,眼里似乎闪着亮光,那种眼神,是她对皇上都不曾有过的

      “皇后娘娘她啊,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

      “娘娘才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她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我远不及她半分。”

       娘娘开始讲起她的故事,可我却越来越迷糊。到底说了什么,到现在也记不清了,半梦半醒间,记得最清楚的便是娘娘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和那一行清泪。


       “皇后娘娘,璎珞现在过的很好,珍珠总是说我说话方式和行为处事的越来越像您了。您的字我已经练出来了,您能到梦里来夸夸璎珞吗……”

       “娘娘,奴才想您了……”


      乾隆四十年,皇贵妃薨,年四十九岁,册谥令懿皇贵妃。乾隆帝自注:令懿皇贵妃为皇后斫教养者今并附地宫。

      娘娘留下一道书信,信里提到,请皇上放我出宫去,还给我准备了嫁妆,要我在外找个好人家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很多年后,我的孩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本杂书,正巧看到了嫦娥颠当的故事,瞪着眼睛问我

     “女子和女子也能相爱吗?”

     我突然想起了娘娘和孝贤纯皇后,心里好像也想明白了答案。